半只鱼丸

留不住你的人间,愿你天堂幸福

        我们还在忙碌自己的生活中,设想她许久之后的康复或者她永远这样成人身体内8岁孩子的世界里过一辈子。我们还在奔波迷茫自己的以后,还以为她会一直努力试图回到我们过去的生活,从没有想过她会这样戛然而止。从没想过她会没有以后。

        她那么努力那么拼命得想要当个正常人。

        我们一直知道她很绝望,但是我们不知道。我一直想她当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翻过栏杆,又是以何种姿势跃下阳台。她是绝望以后的解脱呢,还是痛苦时的冲动?

        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来得及做,我还没机会和她去一次水上乐园,她喜欢游泳,而我不喜欢,她们都和她一起去过了,而我还没有。

        她有时候很烦,明明我比她年纪大,而我却不够包容。偶尔拌嘴吵架,她其实很不开心吧。我对要好亲近的朋友总是忍不住露出我的尖刻本性,其实很伤人的吧。是我不够好。

        她很怕打雷,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在半夜来蹭我的床抱着我说害怕了。

        以后也再没有一个人最喜欢见面和再见的时候热情的抱住对方到仿佛要勒断对方的腰。

        我的身边也再不会有人像她一样爱向日葵。

        再不会有人,

        叫我蛋蛋。

周五了,摸一下

有两个PY认识的开黑队友,二男,他俩经常一起组队,群里的开不了黑的就进语音悄悄的听他俩互动,啧啧啧,情况如图~

动静段落速涂草稿。

画着玩儿。

季节

    “奶奶奶奶,春夏秋冬四个季节你最喜欢哪个季节呀?”


    “冬天啊。”

    

    “为什么不是夏天呢?我最喜欢夏天啦~”


    “因为冬天死去尸体就不会臭那么快啦。”

夫妻

    一对夫妻。

    每天的生活就是毫无意义的争吵。

    为了孩子,为了老人,为了买东西多花了一块钱,为了衣服没叠好,为了碗没洗,为了回家一身酒味,为了一切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

    “我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你从来就没有心疼过我!”妻子说。

    “你就不能理解一下我,只知道在那里撒泼。”丈夫说。

     争吵,仿佛永无宁日。



     有一天,丈夫死去了。



     妻子忙碌的准备葬礼、招待客人、安慰老人、照顾孩子。

     然后再忙碌的工作,忙碌的生活。


     一天夜晚,妻子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面对这电视,眼睛望着大门。

     “嘀嗒”。

    墙上时针的声响格外清晰。


    “啪嚓”门开了。


    “老婆,我在楼下给你打包了你最爱的蛋炒饭回来,快趁热吃吧!”

    老公提着一盒炒饭走进来,笑着坐在老婆身边,把饭盒拿出来打开放在桌上,再把勺子递给老婆——

    “老婆,快吃吧!”


    手从老婆身上穿了过去。


    老婆木然的望着门。




    “老婆……”


    老公有点哽咽。

    “……我回来了。”